水口琢磨是你

🙏🏻祈愿

🙏🏻给大野智上个剧吧

🙏🏻🙏🏻🙏🏻🙏🏻拜托了

倒计时⌛

太好看了不得不🐴住

成濑领本人:

这又是一套

又在莫名其妙哭了啊

好好好抱抱

SAMI:

好好好!

平胸萝莉闯天下:

---再喜欢我一点点好不好
---好好好 命都给你了啦(⑉・̆⌓・̆⑉)

承包我智一年份的可爱💙💙💙

【sk】素年锦时

珍藏这个智

烤面包机:


·私设 occ


·航班延误到我想自杀
·等行李等的更想自杀
·灵感来自这次江之岛之旅
·都是编的
·原谅我对学长学弟的执念









*

二宫在哐当声中醒了。

不似东京拥挤的地铁,刷成绿色的江之电在窄小的铁路上慢悠悠的前行,车轮与铁轨碰撞的声音和车厢律动的频率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窗外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暗,周边的居民房中早早亮起黄色的灯光。

二宫揉了揉有些酸胀的脖颈,皱着眉头适应着眼睛的酸涩,窗外的景色带着一点点熟悉感。

大概有多少年没有来这里了?

东京生活的节奏快到令人窒息,几乎每天的电车前总有人跳下去,人身事故导致的列车晚点再正常不过,人们总是漠然的继续着自己的生活。二宫每天挤在罐头一般的地铁中,稍稍动一动手指就会遭来旁边人的不耐烦,身高不足以让自己呼吸到顶层的空气,如果旁边站着一个不注重仪态的胖大叔更是遭罪。

设计方案修改了千百次,稿纸都有些皱了,薄薄的纸透出光来,还能依稀看到之前的数字。办公室这么大,放得下一公司的人,但又这么小,一点点压抑的情绪都没法释放。

二宫有时觉得自己像一块湿海绵,这个社会不断的挤压着自己体内的最后一点水。



*

从医院醒过来后入眼的是松本润紧皱的浓眉,对方看到他睁眼眉头一松,随即又皱了起来。因为低血糖和胃溃疡晕倒在路上当然算不上光荣,多年好友借到电话后魂都快吓飞了,急匆匆赶到医院,幸好只是上班族的通病。

“我给你在镰仓订了一个民宿,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在那里,你给我去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

松本润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把苹果削成兔子的形状,尽管二宫一直嘲笑他是少女漫中毒者。

二宫想反驳,可是他知道这样会让松本润更加生气,只能乖乖的咽下一口苹果。

“这块兔子耳朵大小不一样。”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二宫感觉那把刀下一秒就要扔过来。



*

二宫拉着自己的行李箱,也不知道松本润和自己的上司说了什么,对方爽快的放了自己两周的带薪假。可是当自己真正远离喧嚣的时候,又有些无所适从。

松本润订的民宿很好找,下了车站步行一分钟就到了。民宿的主人在楼下开了一家咖啡馆,刷成漂亮的蓝色,和不远处的海相互映照也漂亮的很。

二宫和也没有住过民宿,站在咖啡馆门口想着措辞,既然是松本润的好友,应该也会是个比较时尚的人吧,毕竟那个人长了一张模特脸,随便一套穿搭总让自己想丢掉满是破洞的T恤。

这个点整个小镇非常安静,咖啡店里也空荡荡的,二宫从外面看过去,右边的橱窗内居然还放着钓鱼竿和冲浪板,暗暗吐槽是咖啡馆还是水族馆,这时咖啡馆的门突然拉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蓝色围裙的男人,和自己差不多个头,皮肤有点黑,二宫努力眯了眯眼睛想看清对方的长相,灯光太弱只能隐约感觉到对方长得不难看。

那个人似乎是店长,大概是看自己在门口站的时间过长,便出来看一看。

“是…二宫桑吗?”对方的嗓音念起自己的名字有些悦耳。

“是的,您是民宿的老板吗?”

二宫这次看清了男人的长相,没有帅的惊人,看久了竟然也越看越有味道。

“不用叫我老板,叫我大野就好,是润君介绍来的吧?”

大野智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指尖。

“对的,他帮我预约了您的民宿。”

“请跟我来。”大野上前拿过二宫的行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民宿就在咖啡馆的二楼,从侧边一个很小的门进去,脱了鞋走上楼梯,不大却很干净。

“这是您的卧室。”

大野智拉开靠右的一扇门,非常干净的一张灰色的床,旁边放着一张小茶几,床边还有一个地灯。空间不算大,但对于一个人来说也足够宽敞。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浴室空调衣橱等使用方式,大野智离开的时候小心的问了二宫是否需要晚餐,自己楼下的咖啡厅会提供。


*

大野智做的咖喱饭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咖喱饭。

对方看着自己笑得眼角弯弯的样子让二宫耳尖有些泛红,第一次感受到被治愈的舒心。和这个人待在一起氛围实在是太好了,很难让人相信是第一次见面。

二宫每天早上都是在面包的香气中睡醒,才知道大野智做的面包也是极其受欢迎,小镇上的人们都愿意慢悠悠的醒来,来大野这里买一个好吃的面包,再慢慢的让这个小镇开始新的一天。

真是一家什么都卖的咖啡馆,二宫这样向大野吐槽的时候,双手沾满面粉的店主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店主是非卖品哦。”


*

周日的时候大野智关了店,带着二宫去镰仓高校前。二宫来这里这么多天依旧每天楼下吃完饭就跑回房间里玩游戏,大野智决定让二宫好好感受镰仓的魅力。一大早上就去敲二宫的房门,快凌晨才迷迷糊糊睡去的二宫满肚子气,拉开门看到难得不穿围裙的大野智,瞌睡醒了一半,原来大野智穿休闲装更好看。

“nino,我带你去海边走走。”难得看到大野智在做面包以外如此充满干劲的表情。二宫无奈的爬起来,胡乱的套了一件卫衣洗漱完准备出门。

“等一下”

大野智站在二宫前面,将对方卫衣帽子的两根绳子轻轻拿出来,顺便整理了一下卫衣的帽子。

两人的距离近的二宫能感受到大野智的气息,对方身上的香水味非常好闻,淡淡的,苦苦的茶香,低头时温柔的眉眼让二宫一瞬间晃了神,直到被大野拍了头才反应过来。

于是二宫一路上都感觉自己的头顶在冒烟。大野智倒是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情绪,依旧用黏糊好听的嗓音介绍着一路的景色。

“这里就是那个很有名的站,等下江之电开过来的时候你就能看到出现在无数漫画影视作品中的场景了。”

大野智朝二宫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这时铁路也发出红色的警示灯,伴随着两根杆子缓缓放下,路口的声音也更加急促。等了两分钟,一辆绿色的电车从眼前飞驰而过,二宫的额发被气流掀起,耳边模糊的传来大野智的声音,可是就和所有的电影一样,这句话被呼啸的风声盖过了。

“你刚刚说什么?”

大概一分不到,铁路就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二宫很在意大野之前说的那句话,转过头问道。

“没什么,”大野智露出软软的笑容,“我说,今天天气很好呢。”

绝对不是这样的,字数和口型都对不上。二宫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心中那个充满快乐的气球像被人扎破了一般,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



*
两周的时间说快不快,一眨眼就过去了。二宫不得不承认即使后半段自己心中有不明的失落,可在大野智身边真的得到了治愈,连同这个小镇一起令人不想离开。

退房的时候还早,楼下的咖啡馆还没开门,可二宫知道大野智已经起来做面包了。轻轻扣了扣侧门,不一会大野智就从后厨走出来,还是穿着见面那天的围裙。

“我是来退房的,这段时间感谢你的照顾。”

大野智摘掉围裙,擦干净手,自然的接过二宫的行李箱。

“我送你。”

两人在站台等着列车,相顾无言,欲言又止。二宫看着身旁的大野智,对方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然而这时列车进站了。大野智把自己送上车后只是挥手,二宫对他点点头,也冲他挥了挥手。

这场沉默的告别终于在列车的鸣笛中停止,二宫扭回身子,然而,在列车加速离开站台的时候他却听到了大野智的呼喊。

“nino——————好好照顾自己—————”

二宫猛的回头,只看到大野智越来越缩小的身影,心中一动,眼眶有些发热,只能用力的挥手作为应答。


*
回到东京以后松本润来接二宫,审视一番总算松了口气。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的这趟旅行,还有…大野智。”

“啊…就这样吧,你的那个朋友不怎么说话。”二宫把头靠在车窗上,松本润在墨镜后面的眼睛瞟了一眼后视镜,略略有些明白。

“你不知道他是谁。”松本润用的是肯定句

二宫有些莫名,一直以来二宫都不明白大野智和松本润看起来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为什么会成为朋友。但是他现在有些莫名的烦躁,他不想去细想这股烦躁的成因,只能用沉默回答松本。

看二宫没有丝毫领会的意思,松本暗暗叹了口气,平时这么精明能干的人,在感情上为什么如此迟钝。

“学长,你忘了吗?那个3104学长。”

二宫和也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了松本润,说出不可能的同时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他想起在咖啡店里看到的一张画。

画的是一个少年趴在课桌上睡觉,桌上洒满花瓣,一只手还捏着课本的一角。似乎是从侧面的窗户看到的少年,窄窄的一扇再也容不下他人。当时二宫觉得画风有些熟悉,可又不记得在哪里看到,问大野智对方也只是回答是曾经一个客人留下的。

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这张画分明是大野智本人的作品,而自己也终于明白那股熟悉感是从何而来的。



*
每个人上学的时候心里都有一道白月光。大部分男生或许是隔壁长发飘飘的校花,二宫和也却是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比自己大两届,已经毕业的一个学长。只知道对方的代号是3104,或许是名字的缩写,或许是生日。

认识学长的机缘巧合来源于被同学硬拉去美术社,等待充满热情的同学入社申请考试的时间,二宫兴致缺缺地参观起作品。

高中学生的美术社无非是夸张的动漫海报,亦或是小清新的水彩,更多的是中规中矩的石膏素描。二宫一副一副瞟过去,在最后一副画前停了下来,屏住呼吸。

漆黑的墨底,张扬的红色错综复杂,大红,粉红,暗红,淡红,猩红,酒红,桃红……二宫没有办法说出每一种具体的颜色名,可是这幅画内敛又疯狂的气息让二宫不由颤栗。鲜丽的颜色在视网膜上留下痕迹,也让二宫第一次对嗤之以鼻的所谓艺术有了新的感受。

二宫立刻在画上搜索起作者,然而只在角落的贴条上看到一个简短的“3104”,二宫拉住一个美术社的社员,指着画问:“这幅画的作者是谁?”

小学弟努力想了想,回答道:“据说是一个前辈留下的,好像是前前社长吧,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每次都用3104来署名。”末了看了一眼画又补上一句,“这个人很厉害吧。”

岂止是厉害,简直就是天才。二宫在心里默念这四个数字,神秘的代号,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3104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二宫经常会跟着考入美术社的同学溜进画室,翻看一些3104留下的作品,似乎自己还有一小本作品集。二宫每天都会去看一遍,画的名字和构图都能记住了,可每次看画的时候二宫都有种异样的共鸣感。

这个不算暗恋的暗恋最终在毕业的那天,被松本润用几瓶酒套了出来。



*
“你自己看吧。”松本润把一本毕业册扔到二宫面前。

【三年B班,大野智】

依稀还是能看出那人的轮廓的,只是和现在相比,学生时代的大野智整个人透露着清冷的疏离感,更像一个艺术家。皮肤很白,五官很精致,中分的长发遮住了微圆的小脸,眉头有些往下看起来很无辜,似乎是不耐烦的看着镜头。

二宫用手隔着泛黄的塑封纸轻轻摸了摸一寸照,转头问松本润:

“你怎么弄到这个的?”

“我有个朋友,樱井翔,就是大野智边上那个,和他一个班的。上次喝酒的时候我随口一提,没想到就问到了。”松本润洗完澡擦着头发,把湿漉漉的毛巾挂在椅背上,从冰箱拿了两听啤酒。

“给。”

“唔。”二宫打开拉环,冰凉的液体直通肠胃,冻得他一个激灵。

“变化太大了。”二宫轻声说。

“翔君说大野智毕业以后被一个公司签约了,结果没过多久公司老板自杀了,而他不受新老板的喜欢,慢慢的就停笔了。后来一个人搬到镰仓开个开啡馆,偶尔钓鱼冲浪,之前一起出来喝酒的时候他也来了,聊起来才知道原来他真的是你心心念念的3104。”

松本润灌下一口啤酒,继续说,

“我说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你的画,一直不知道你是谁,我下次把他介绍给你认识。他一开始还很拒绝,后来我说是二宫和也,不知道怎么就答应了。这次你住镰仓他根本没收钱,回来以后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留意你的状态。”

二宫和也感觉脑子有点乱,有些东西和心里的猜想慢慢接近,可是他不敢这么有自信的肯定大野智对自己的感情。

可是当意识模糊远去的时候,那个朝他努力挥手的人不断在脑海中闪现,梦里的二宫和也突然意识到那天列车带走的那句话是什么。


【和也,最喜欢你了。】



*
重新坐上江之电已经是四个月后了,离开东京的时候天气还不算太冷,然而乡下的天气比城市更加提早进入冬天。二宫紧了紧身上的大衣,那家咖啡馆还开在那里,隐隐的传来面包的香气。

“欢迎光临。”

大野智被店里的暖气和烤箱热的满头大汗,来不及擦汗就忙着招呼客人。当看到二宫和也的时候,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那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身上带来的寒气像极了高考那天借笔给自己的小孩,冰凉的手捏着笔放到自己手心里,琥珀色的瞳仁看着自己微笑,

“学长高考加油哦。”

记忆中的二宫和眼前的人重叠起来,对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强装镇定地把手里的东西放到自己手上。

被冰凉的触感找回神的大野智摊开手,发现是一堆钱,有些不明所以。

二宫清了清嗓子,眼镜亮亮的看着大野智。

“3104円,可以买下老板吗?”




-END-



【测试】你适合和arashi哪位恋爱呢

第一次就是我智🐶

Jo1999:

嗯果然我跟我担有缘hhhhh




尼糯米的汉堡肉:



做了那么多测试!!这次终于选到我担了!!


ブサい:





  



❤️💜💛💚💙下面是MYOJO特别制作出来的YESorNO的测试,可以判断出你究竟更适合成员的谁。做到最后ABCDE的选项就可以check答案喽!

  


START ⇓
1.相比穿裙子更爱穿裤子
Yes→10
No→2
2.想跟男朋友每天打电话
Yes→3
No→7
3.友情与爱情之间更重视爱情!
Yes→4
No→8
4.想让男朋友尝自己亲手做的饭菜
Yes→9
No→5
5.远距离恋爱
Yes→10
No→6
6.经常一见钟情
Yes→11
No→15
7.情人节的巧克力想要见面亲手送给对方
Yes→12
No→14
8.如果对方送自己礼物的话,想要首饰
Yes→13
No→12
9.被拒绝的话马上就会放弃
Yes→11
No→14
10.约会时喜欢AA制
Yes→13
No→15
11.喜欢手指漂亮的男生
Yes→16
No→18
12.想在20岁之前结婚
Yes→16
No→17
13.不介意男朋友跟女性朋友出去玩
Yes→20
No→17
14.不介意男朋友迟到
Yes→19
No→18
15.和男朋友吵架了自己会主动道歉
Yes→20
No→19
16.喜欢大口大口吃饭的人
Yes→A
No→C
17.相对而言比较喜欢比自己小的
Yes→B
No→D
18.想在约会的时候牵着手走路
Yes→C
No→A
19.约会地点想选在公园
Yes→D
No→E
20.自己属于付出型的
Yes→E
No→B

  




  


公布测试结果~!!
那,跟你十分有默契的男友会带着你去哪里呢?
成员分别来谈论自己的交往方式,细细品味吧♪

  



↑o酱笑得超绝可爱⁄(⁄ ⁄•⁄ω⁄•⁄ ⁄)⁄

  



  


A 樱井翔
○ “人肉游乐园”年中无休,让你小鹿乱撞!!
你!最终选到了我!太好了~。我会特别努力地让你开心的。我可是自称“人肉娱乐公园”的。像圣诞节啊、生日啊这种庆祝的日子我们一定会玩的超开心的~。首先,关于礼物,绝对不会两个人一起去选什么的。我会在平常不经意的对话中打探出对方想要的东西,然后趁对方一不注意先去买回来。我想先让她因为我准备了礼物这件事而惊讶,然后希望又因为礼物的内容正是自己想要的而有了第二重惊喜。总而言之就是一直想要让女生特别紧张。然后嘛…,刚开始约会的话先去逛街也不错。然后吃完晚饭,叫来我的朋友们,把女朋友介绍给大家。

  




  


B 松本润
○最大限度享受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吧
恭喜啦!一路走到我这里来的你可是很幸运哦。跟我一起度过开心的时间吧。因为我能为女生做的也就只有这样而已了。一起出门到各种地方,看各种风景,一起做些什么,想一同制造出快乐、感动的回忆。如果约会的话,带对方去我想去的地方也行,如果女生说有想去的地方,无论那里我都会一起去的。就算是人挤人的地方,像迪士尼乐园也OK。应该说是我超想去那儿!(笑)我好憧憬跟喜欢的女生一起去游乐园啊~。两个人的关系最好是50对50。如果对方要我做饭,我会做给她吃,但会想让对方饭后能帮着收拾打扫。不需要谁完全地付出比较好。

  




  


C 相叶雅纪
○吵架→和好,通过这样关系会变更好
在五个人里面跟你最合适的是我哦。也就是说肯定我们喜欢的东西应该很类似吧。跟我约会的话…,其实说是这么说,但我没什么特别能做到的,可以吗?就是普通地到处闲逛,要是有想看的电影就去看电影,去玩保龄球什么的,像这样比较平常的感觉更让人舒服吧。虽然也不是说多喜欢保龄球,这跟会不会玩没关系,主要是能活跃气氛嘛。交往的话,偶尔也会吵架。吵架是OK的,但是冷战可不行。我想让对方听我说,也想让对方把自己的想法好好告诉我。因为两个人不是亲人,价值观有所不同是必然的。如果这个人是能跟你彻彻底底聊开了的人,我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好。

  




  


D 大野智
○没必要耍心机!来场直接坦率的恋爱吧
你选择的是我。我会爱死你的~(笑)。我喜欢付出,或者说喜欢做让别人开心的事,所以会准备能让对方觉得惊喜礼物。如果对方要我画她,我也会画给她。画画的话,我会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仔细去画。那段时间我会先瞒着对方。等完成了我会吓她一跳。我最喜欢看对方开心的样子、或是吓到的表情了~♪ 嘿嘿。另外呢,我会摆很多pose给你!什么?这个就不用了!? 虽然我对女生没有特别的要求,不过希望对方不要说谎。要是被欺骗了的话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吧。这种信赖关系不就会动摇吗。我不会说谎! 应该是说没办法说谎。也不会在恋爱时耍心机…。我要跟选了我的人来一场没有不耍心机、直接坦率的恋爱。

  




  


E 二宫和也
○跟懒得出门的我一起悠闲地待着吧~
哎呀~,真的抱歉。估计我是岚成员里面最不值得推荐的男的吧。因为我都不会主动邀对方跟我约会。我基本上是不爱出门的。所以就算一起出门了,感觉我也很容易会一副很无聊的样子…。约会就选在其中一个人的家里看录像,悠闲的感觉~♪ 像这样是可以的吧?然后如果看腻了,跟朋友发短信也行,看漫画也行,想做什么都行,我是什么都不会抱怨的。这应该叫做像空气一样的关系?就让彼此都感受到自由吧。不过虽然我啥都不会主动做,但对方如果有要求,我会努力回应的~。如果说想让我做饭,那我就会努力做的(虽然不太会…)。如果你能接受这样的我,就一起悠闲地度过吧!

  




  


  


『Myojo』 03/3